基佬盐

可以叫卿绯也可以叫残言,或者残盐,就不会撞圈名了【。
万年白嫖党,怎么看都很辣鸡
混沌中立,有坑必填
欺骗自我的阴谋论者
三观不正确,思想有问题
我这样的人还是死了就好了
日常:啊石乐志,啊看不透,啊又TM负能了
什么咸鱼我根本不是咸鱼,我是盐啊看好了是盐
挑食,有雷,主吃 安雷 瑞金瑞
雷 雷安 嘉瑞嘉 不吃拉郎但不会很雷
要是有黑历史会不定期删,lof可以随便日……一句毫无歧义的话【抖腿】

我怎么又涨fo了
我什么都没干……什么都没干……
要不我给你们唱歌叭……
大山的子孙哟————【被打】

透明文手小秘密

除了4.5就是我了orz

如遇:

1.向圈内大佬低头,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。






2.很喜欢红心蓝手,然而……啊……想想就行了。






3.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,麻麻!这里有个小天使!!




4.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。






5.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,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。






6.时常会自暴自弃,算了算了,溜了溜了,反正也没人看。






7.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!赞!了!






8.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,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,啊,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。






9.不停地写不停的写,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。






10.很想放弃,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!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!拉不到……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。






11.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,心理极其矛盾。






12.笔力撑不起脑洞,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……(苦闷.jpg)。






13.会来回的看评论,想说很多话,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,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,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。






14.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。






15.被叫大佬/太太超级惶恐,不,我不是!






16.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,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。

















※欢迎大家补充啊。

舍友是自己的什么人?(2)

    “盐,我找你有点事……来陪我喝几杯。”
    “呼……说吧,怎么了。”戴着兜帽和眼罩的灰发少年径直坐在了萝北的对面。见他一直不说话,而是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垂下头再也不吭声,残盐轻轻推了他一下:“我陪你来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还不够义气是怎么,把我叫来还一直不吭声……咳咳咳!咳咳……”说着说着,他被邻座的一口烟呛的咳出了眼泪。
    “……我……喜欢上了一个人。”萝北一脸复杂地说道。“啊,就是那个蓝色眼睛的孩子吧。”盐还是保持着仿佛看透一切的死鱼眼,顺便看傻子一样的白了他一眼。“……???什么什么?谁告诉你的?不对我没跟谁说过啊……”萝北刚刚喝的几杯烈酒,竟然被生生吓醒了。
    盐叹着气接过服务员递上来的湛蓝的酒,抿了一口说:“看样子是没错了。没谁告诉我,是我自己看出来的,你看向他的时候……眼神总是……不太一样。”他看着那杯酒,良久,他又叹了口气说:“那孩子的眼睛,我也看过了……很干净,很漂亮。”
    “我……我很喜欢他,但是他好像……很讨厌我的样子……”盐沉默了一会,说:“……你还是……直接告白加强上吧。”
    萝北的认知又一次被颠覆了。
    盐……竟然会说出强上这种话?假的假的,看不透看不透……
    “诶……不是我说你,这种事情……你还是听我的吧。”他一脸复杂地看着萝北:“你们两个,比我还迟钝,这就是旁观者清吗。”
    萝北一脸懵逼。
    “你是说……他也喜欢我吗?”
    “不确定,但是我看他看向你的眼神也不大一样……应该……不是讨厌。”
    萝北再次懵逼。
    “……先回去吧。”盐伸出手揉了揉萝北棕色的头发。萝北点点头站起身:“诶我突然好……晕……”说着失去了重心,倒在盐的肩膀上。
    盐一脸黑线。
    卧槽你这么重我可扶不动啊!!

    门响了。
    陌浅一开门,门口站着一个黑衣少年,扶着满身酒气不省人事的萝北。“他喝醉了,能把他带进他的屋子吗,我……实在扶不动了……”陌浅接过萝北,点点头:“好……谢谢你带他回来。”“……嗯。”残盐眼中的情绪依然是看不清。
    “对了,那个……”他正要转身离开,陌浅也正要关门,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:“那个……我就住507,他出了什么事可以来叫我,最近两天……我都不会出门。”“嗯,谢谢,跟你添麻烦了。”“没关系……”他的声音越来越轻。
    盐进门就倒在自己的床上,眼中是愈发发白的水雾。“啧……陌浅……吗?”还想再思考些什么,头脑却越来越不明晰。看来到现在还是一杯倒啊,真没用。
    角落里的黑猫睁大了一金一银的瞳孔,紧紧地盯着两堵墙后陌浅的方向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,基佬,干大事
下章是车,不是我写的【。】西说我写就要搞我,我扔给颜了。
萝北说ooc颜说要改
等等吧【日常不干正事】
哦对了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北西了,由于西的挑衅+我的一时意气这已经变成了西右肉文【手动再见】以后我可能就是专业代投了orz

舍友是自己什么人?(1)

这边也放上叭x
其实隔壁搞事情我也很绝望,而且写着写着就感觉自己头上绿油油
cp是北西邪教(萝北x陌浅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 陌浅最近心情烦躁。
    她好歹作为一个猫奴,竟然到现在还没!有!猫!而且她好像……还喜欢上了一个人,一个……犬系少年。
    每次想到这里她就想把书扣在自己脸上睡死过去。原来她不喜欢猫一样安安生生的男孩子,喜欢狗一样闹腾甚至有时候不会读空气的?
    不不不冷静,狗好歹是忠诚……
    但是他忠不忠诚自己也不知道啊!
    啊,果然还是让我去死吧。她向后一仰,顺势把厚厚的红皮书扣在了脸上。
    第二天 12:01
    凹凸公寓506
    “啊,超想养猫的。”不知道是谁在餐桌上这么感叹了一句。
    “猫?明明隔壁就有一只能嫖的,何苦要自己养呢?”陌浅一脸惊恐的抬起头看向萝北那张缺德的笑脸……
    “……隔壁……什么时候养的猫?什么品种?性格怎么样?”她最后也按捺不住好奇心,终于把问题一股脑的问出来。
    “猫……我记得好像是前两天六楼新住户入住那段养的吧,新人我还没见过呢。品种……不知道诶,全身黑色的毛,尾巴看起来超大,嗯嗯想揉。”萝北自顾自的说着,还不时吃两口菜。
    “话说那猫长得很像上午诶!黑毛金眼!而且看起来超阴森!哈哈哈哈哈哈!至于性格嘛,现在就盐和kinoko俩人养应该还可以(俩人看着就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)……诶等会你这是问猫还是相亲啊?”
    陌浅又开始埋头默默地吃饭,任是萝北喊了她好几声都没再说话。
    “诶,本来还以为那个木头终于肯说句话了。”吃完饭的萝北栽倒在沙发上自言自语着。旁边的十八看不下去的说了一句:“其实就是因为你话太多她才不愿意跟你说话的吧。”
    萝北猛然从沙发上坐起来:“什么竟然是这样吗?竟然是我的锅吗?”十八突然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萝北:“你没发现他跟我们多多少少都说过几句话,对你除了今天问猫连一句话都没说吗?”
   萝北感到自己的认知受到了冲击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感谢十八老师的友情客串orz【。】
感谢607不良(猫)的亲情客串【喂】
这猫有人设的er!

*我是文手,一天天画什么辣鸡画´_>`
*到现在搞不清为什么会有对家fo我……手滑吗?我……真不怕我雷到你们吗……orz我……

殊途不同道(9)

小故事有
安⇔耀【旧恋】 柠→耀【bg】 安⇔雷【无差】 帕⇔佩【无差】
雷卡一条亲情走到底
完整大故事(不同视角)有
嘉→瑞  瑞⇔金  安⇔雷 
其他交流皆无cp向,请注意避雷。
这章,「安雷开始」_(:зゝ∠)_毕竟也白嫖这么久了……而且好久没干正事了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 今天再醒来,他依然是大赛的第五名,令各个“捕猎者”闻风丧胆的那个安迷修。
    他有强大的实力和坚强无比的毅力,看着他现在这个样子,谁能知道他曾经那么懦弱,懦弱到一直存在的事实都无法接受。
    那个人真的改变了他太多太多,那人杀了他的师父并离开后,安迷修拒绝了其他骑士收他做徒弟的“好意”,选择独自流浪者在星际之间。
    他练剑永远比太阳早,休息永远比月亮晚,他变得越来越强,“最后的骑士”渐渐变得小有名气,可是,身为一个“骑士”,他却没有效忠于任何一个王。
    他还记得在雷王星遇见的那个小皇子,他的眼中有着绝不服输的傲气和无法束缚的野性,还有那个一直被欺辱的孩子,那只对他伸出的援手。当时他就知道,皇族其实也跟普通人一样,没有那么神圣,他只需要在星球与星球之间,履行他的骑士道。
    雷狮紧紧盯着那个被父王召见的,流浪的骑士,对跪在地上收拾着一片狼藉的那个卑微的私生子说:“卡米尔,你看那边那个绿色眼睛的人——知道为什么父王会宴请一个血统不高贵,甚至连父母都没有的流浪孤儿吗?因为——”
    “他够强。”蓝眼少年收拾的动作顿住了,他缓缓抬起头,看见大哥紫眸中向往的神情:“大哥……”
    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。
    “话说,那人拒绝了父王的邀请,不想成为雷王星的一份子,为雷王星效力呢。”三皇子轻轻抖了抖披风,向长廊另一边走去,身后跟着小跑才追的上他的蓝眼少年,头也不回。
    “为什么?”
    “他想要自由,和我一样,只不过。”走到花园,他看着只能在花园里自由飞行的蝴蝶,顿了顿。
    “只不过他有选择的权利,我没有。”
    花园的另一边,渐渐传来大臣与年轻骑士的说笑声。

谢谢【屁嘞根本没人看】
今天晚上应该会继续更同道……

蒙纸读作蒙蔽🐾:

真的!抱着对他们喜欢的态度画出来,想让你们知道他们有多好,意外的收货了你们的喜欢和推荐真的非常高兴,(哭泣)评论也是一条一条看过去,但是我这个话废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复你们(哭泣)虽然的缺点也很多!但会更加努力www也真的蟹蟹你们关注了我这个小咸鱼!

Heimdall-uuuu:

不嫌弃真是太好了😭

叶墨言:

谢谢你们♡

起飞客机:

感谢各位😭🌹

Laceration:

《亲爱的读者,谢谢你们》
我想说的话,都在图里了
丑丑的,请不要嫌弃

开放转载(*'へ'*)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

微博也有发,在这里丢个地址

沉雾【卿绯残言自设】

画画太丑不敢放图
kino盐吃的蛮开心
坐等盐北【危险发盐】
每次想起来自己人设耳边都是“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”´_>`
应该有后续,说好的尼酱还没有出场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 脱离了无边际的混沌,再醒来时鼻尖萦绕着令他安心的木香。挡住清晨阳光的窗帘其实是不需要的,这个飘窗上用了单向玻璃装修,但是他依然执意买下了不厚却丝毫不透光亮的窗帘,在舍友看来是多费的一大笔钱。
    他不喜欢光,那种东西,太刺眼了。
    他随便抓了抓头发,拽了拽左眼上的眼罩,起身从木架上拽下黑色的长裤,衬衫和外套, 戴上了兜帽,阴影能遮住他大半个脸,要不是帽子上那对猫耳太过显眼,再带个口罩出门,八成会被以为去抢银行。
    像往常一样轻轻地走到门前,穿上一双黑色的帆布鞋,然后轻轻地打开门,走出去,关上。
    这个世界的一切,都能被如此信息化,变得僵硬,冷清,毫无色彩。
    他还记得那年青黛色的瓦,粉白的墙,碧绿的水,深木色的船,和雨后清晰明了的天青。或是青绿的瓦,木色的墙,黛色的远山,墨色的寒鸟,和月下苍白了的鸦青。
    如果没有那人,他一定不会有可能亲眼目睹那般美景了。
    但……他也不会如此落魄吧。
    而曾经那些山山水水,变成了如今的高楼大厦,天上再也没有了雨后的天青,和缀满月光的鸦青,霓虹灯闪烁的光芒,跨越了它们不应跨越的界限,染指了苍蓝的天空。
    他拉低了帽檐,垂下头,走在几乎无人的街道。
    路上遇见了好像认识的人,该怎么办来着?哦,保持微笑……微笑是什么样?嘴角上扬,眼皮微垂,双肩放松……这是他教给自己的,于人类而言最柔和的微笑。
    人类……总是居于形式。
    这在他眼里,有多蠢。
    他看了看自己黑色的指甲,再次想起来了那个人的话:
    “人类啊……他们……脆弱又敏感,很容易受伤。”
    “但是,”
    “有时……他们却有超出自己能力的温暖呢。”
    温暖……吗?
    他停住了脚步,思考着公寓里的人们。
    ……是啊,人类的温暖,比起那个随时会要了自己的命的家伙可好太多。他们会用他们唯一做得到的微笑回馈所有人。他们的话语已经算是直言直语毫不避讳。他们会在友人遇难之时伸出援手。而且他们……
    真的……很可爱呢。
    他抬头望向升起的朝阳,带着闪烁的光芒,来到这个世界。
    他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起来。
    ——回家吧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木香是点的熏香【点熏香要保持空气流通,好孩子不要学】
刚刚写错门牌号了哭唧唧

跟风,也觉得可能确实要表达下立场……除了安雷帕佩左右过激【吃无差但不吃逆】以外其余随意……绿色能接受的有很多想不起来,比较杂食【手指头不是我自己的所以……嗯】

殊途不同道(8)

小故事有
安⇔耀【旧恋】 柠→耀【bg】 安⇔雷【无差】 帕⇔佩【无差】
雷卡一条亲情走到底
完整大故事(不同视角)有
嘉→瑞  瑞⇔金  安⇔雷 
其他交流皆无cp向,请注意避雷。
看完那篇文章真的思考了一段时间的人生……但是依然ooc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 ……好冷。
    下雨了吗?
    神近耀睁开双眼,仰起头看向低压压的天空,浓重的乌云同黑夜的来临一起,把气氛压到极其低沉的程度,整个赛场都变得死气沉沉。
    过了一会,雨声渐渐大到无法让人忽视的程度,雨点也不再像针一样细,雨帘也变得密了起来,雨滴打在各处伤口上,他全身上下止不住麻木的痛。
    明天可能有必要去一趟医院了吧。
    雨打湿了他的面罩,他感到有些窒息,意识也渐渐麻木,他像没感情的机械一样扯下面罩,伸出僵冷的手掐住自己的脖子,发白的指尖使不上一点点力气。
    不借助任何工具,他连杀死自己的力量都没有——这是他给自己的行为下的结论。
    弱者。
    这是他给自己的定位。
    啊啊……就死在这里也不错的样子。
    没有任何话语,只是系统一个提示音的离开,对弱者而言,已是他配得上的,最大的——
    尊严。
    “来~玩~吧~~”
    谁?他的意识清醒了几分。
    “光是这样,可不行呢~陪我玩玩吧~”
    找不到声源,诡异的声音遍布了自己的脑海,却又笑了笑匆匆离开。
    ……那是什么东西?大赛系统专门吓人的吗?
    不,根本没有这种可能。
    那到底是……什么?
    远处又掠过了几个人影,神近耀蜷了蜷腿。
    是祸躲不过,就这样吧。
    反正有上面那群怪物在,他是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的。
    ……其实他在这五年里已经看透了,命运是无法改变的,他来参赛,完全是抱着必死的心参加的,只是他没想到,他人生中最后一段旅行,会结束的这么快。
    “哎呀呀,这么快就绝望的话,可不行哟~裁判长肯定会不高兴呐~”声音突然出现,完全的占据着神近耀的脑海:“而且……你也是个不错的玩具。嘛,就顺手帮帮你吧~” 声音忽然有些低沉,但随后又是轻快明朗的语调。
    神近耀有直觉,这绝对是个令裁判长 甚至七神使都苦恼不已的存在。
    所以,他……要干什么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不不不我补充一句不要试图掐死自己,还是上吊靠谱,人是掐不死自己的……竟然犯了这样的错误……